你好,歡迎來到川北在線
微信
騰訊微博
新浪微博
韓松落:我用了20年時間,走了一條漫長的彎路
時間:2017-07-07 10:19   來源:新浪讀書   責任編輯:毛青青

川北在線核心提示:原標題:韓松落:我用了20年時間,走了一條漫長的彎路 每當有人把自己的故事講給我,我都會說,寫下來,寫下來。寫是記憶,寫是整理,寫是重新認識,寫是熱愛,寫是重逢,寫是再活一次,寫是暫時戰勝人工智能。 很多人通過專欄認識韓松落。松落是筆名,借了蒲松齡《聊


    原標題:韓松落:我用了20年時間,走了一條漫長的彎路

    “每當有人把自己的故事講給我,我都會說,寫下來,寫下來。寫是記憶,寫是整理,寫是重新認識,寫是熱愛,寫是重逢,寫是再活一次,寫是暫時戰勝人工智能。”
 
  很多人通過專欄認識韓松落。“松落”是筆名,借了蒲松齡《聊齋志異》自序“松落落秋螢之火,魑魅爭光;逐逐野馬之塵,魍魎見笑”一句,取了“微弱漂浮”之意。在凡塵世間,他寫影評、樂評、娛樂八卦,題材無所不及。他的文筆細膩,犀利有度,有別于說教式的評論文章,他的作品更柔軟地貼近生活,自成一派。

  涉獵廣泛的他,在這一次,決定寫一寫自己。近日,韓松落推出了首部談及個人成長的作品《我口袋里的星辰如沙礫》,描述了一個小城青年的成長歷程。從昆侖山下的綠洲,到祁連山下的小城;從青翠的少年,到滄桑的中年;從最初的狂喜,到經歷病痛、死亡、離別、內心的磨礪,直到最后在平靜的生活中找到欣悅……
 
  《我口袋里的星辰如沙礫》韓松落 北京十月 2017
 
  《我口袋里的星辰如沙礫》韓松落 北京十月 2017年6月
 
  寫下去,才能讓渺小的沙礫翻滾于紅塵,永恒存在。正如他在自序中所言:“我得緊握我的故事,那是我的神明,我得記住我的感受,那是我的宇宙,在星辰之間,藏著每個人的一生。”
 
  “我特別喜歡自己身上的西北元素”
 
  新浪讀書:您的新作《我口袋里的星辰如沙礫》,書名里用了很多意象,它們具體代表什么?為什么要將這句話定為書名?
 
  韓松落:書名來自一本科幻小說,屬于借用。我很喜歡沙礫和星辰這兩個意象,口袋里的星辰,有一種浪漫和不可思議。但星辰和沙礫這兩個詞也完全可以換位,可以是“我口袋里的星辰如沙礫”,也可以是“我口袋里的沙礫如星辰”,是沙礫是星辰,這全在自己。你的經歷,你的感受,你的往事,對你來說,是星辰,對別人來說,是沙礫,對你來說,是星辰,但也不妨礙我們像沙礫一樣對待它,去揮霍,去遺忘。
 
  新浪讀書:這是您首部談及個人成長的作品,與以往的寫作題材有一些區別,當時促使您將這些故事集結成書的契機是什么?
 
  韓松落:之前我更多寫影評和娛樂,這種寫作,高度依賴資訊,是二手經驗。
 
  之所以寫這樣的主題,是因為剛開始專欄寫作的時候,有一位老師,給我提了很多入門的建議,她告誡我說,專欄寫作極其消耗個人經驗和個人感受,你要找到一個可以無休止寫下去的主題,也需要一個可以復制的模式,否則不出一年,你就把你生活里的大事小情給寫完了,你看某某某,他是寫生活隨筆的,看了一年他的專欄,連他家的狗叫啥,貓叫啥我們都知道了,他辭職時和領導吵架的時,他都寫過三次了。電影和娛樂主題的專欄,則能提供更多的寫作空間,更少地消耗個人積累。
 
  于是我就開始寫影評和娛樂評論,剛開始寫娛樂評論的時候,完全是外行,連TVB都會寫成TBV,但我用了比較短的時間,熟悉了這個領地,可以比較自如地寫下去了。
 
  但內心深處,還是希望,為自己寫,寫自己的故事,于是,在寫專欄的同時,斷斷續續地寫了一些回憶往事的文章。慢慢也攢夠了一本書的量,于是在楊曉燕老師的鼓勵下,整理成書。
 
 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寫作背景,這本書里的文章,寫作時間跨度非常大,寫作時間最早的,是《草地之歌》和《危城記》,那是我十九歲時候的文章,寫作時間最晚的,是《我是怎樣沒有成為歌手的》,那是去年寫的文章。好在,雖然時間跨度大,但有一條個人成長的線索在,經過曉燕老師和薛芊老師的編排,很能反映我二十年的生活經歷。
 
  新浪讀書:這本書是個人成長歷程:“從昆侖山下的綠洲,到祁連山下的小城;從青翠的少年,到滄桑的中年。”您寫悲痛、死亡、離別……我們知道,您生于新疆,后又去了甘肅,伴隨成長,這些城市帶給您的意義是什么?
 
  韓松落:小時候看丹納的《藝術哲學》,他認為,一個地方的地理環境和居民性格以及藝術作品的氣質,有著非常緊密的關系。是一個地方的山川河流,陽光空氣,造就了那樣一些人,和那樣一些作品。我很認同這點。我祖籍湖南,父親到現在都說著一口湖南湘鄉話,家里的生活習慣也處處向南方人靠近,但我畢竟生活在西北,西北最終把我變成了一個西北人。
 
  在西北多年
 
  正是因為有這些南方北方元素的對照,加上后來因為工作的原因走南闖北,我特別能夠覺察出一個人的性格和地理環境的關系,而且對這種差異很著迷。但不管怎樣,我還是特別喜歡自己身上的西北元素,就是來自昆侖山、祁連山的這些元素。哪怕在別人看來,這些元素意味著落伍,意味著笨拙。
 
  新浪讀書:您說這書是“手捧往事,與失散的時光相認。”那當您下筆,與往事重逢時,回味曾經的痛苦或歡欣,有什么感受?
 
  韓松落:覺得一生總算沒有白過,有這么些值得想,值得念的人和事。
 
  “了解女性,就是了解自己”
 
  新浪讀書:您從1997年開始寫作,出版了電影隨筆集《為了報仇看電影》,去年出版的《老靈魂》,為我們講解老歌背后的故事,可謂涉獵廣泛。您如何評價自己這20年的寫作?
 
  韓松落:作為寫作者,我是用了20年時間,走了一條漫長的彎路。從那幾篇《草地之歌》里,你可以看出,我最早的寫作愿望是什么。
 
  但彎路也不彎,之所以要在關鍵的節點上,選擇了寫專欄,是因為在當時當地,我非要做出那樣的選擇不可。做出那樣的選擇,說明我并不堅定,也并不自信,但那就是我。
 
  好在,現在終于有了充分的動力,讓我回到原來希望走的那條路上去。而且有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和自信。
 
  新浪讀書:您的職業生涯豐富。新書中有一章《我是怎么沒有成為歌手的》,寫當時的您,為了寫歌,攢錢買吉他,學吉他,練聲,讀詩,為了推薦自己的歌,明的暗的,天真的功利的,都嘗試過。曾經,會為些許的夢想,做很多努力,最后為什么會認為“寫作更適合”您?曾經的職業生涯,對如今的寫作,又有著怎樣的影響?
 
  韓松落:約瑟夫·坎貝爾認為,所有的神話英雄,其實是同一個英雄,而我可以沿著他的思路繼續拓展下去,人世間所有的事,其實是同一件事,對這件事有熱情,就必然對別的事有熱情,能夠做好一件事,也就能做好所有的事。文藝行業里的事尤其如此。當年對音樂、對朗讀的熱愛,其實一點都沒被荒廢,我在寫作的時候,會下意識地希望我寫下來的東西,能夠被念出來,有內在的音樂性。
 
  我也建議,有志進行寫作的年輕人,也應該去學習音樂,學習美術,了解電影,它們其實都是同一件事,有非常相似的規律,有密切的內在關聯。
 
  新浪讀書:據說,您有一陣寫很多專欄,最多的時候,是同時寫三十多個。面對不同的文本題材,您在寫作技巧上是否存在區分?
 
  韓松落:其實遠遠超過三十個。
 
  是有區分的,寫影評,寫娛樂事件,寫人物故事,都有各自的腔調。即便是影評,因為評論對象的差別,會有不同的書寫方式。我也嘗試用盡可能多的方式去寫評論,曾經用科幻小說的方式,用古典小說的方式,寫娛樂評論。
 
  新浪讀書:綠妖說,您的文筆,屬性是秋天,總帶著蕭蕭肅肅的秋涼。也有評價稱,您開創了全新的話語系統,即參透的、毒辣的、帶有哲思的、帶有悲涼的。您怎么看待這些評價?您認為,您的文字風格是否和個人經歷或是性格有關?
 
  韓松落:對,是這樣,所以,看文章看到最后,其實就是看作者。
 
  新浪讀書: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您筆下的女性,說您“是她們的知心人”,您自己也曾說,自己的大腦里“會偏女性更多”。為什么會這樣認為?
 
  韓松落:在我們現有的世界里,女性其實是一種夾縫里的性別,處處受制于人。但我們每個人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“夾縫”元素,疾病、性取向、貧富、性格,都會讓我們陷入夾縫中,成為社會邊緣人,所以,了解女性,就是了解自己,就是了解自己和整個世界的關系。當然,也有一些人,以為自己始終站在社會主流這一邊,是掌權者而不是被權力壓榨的人,至少在性別問題上是這樣。我很佩服他們有這種自信和幻覺,但我更愿意去靠近女性,了解女性,看清楚自己的夾縫身份。
 
  新浪讀書:您的文章篇幅都不長,這是您長期寫專欄而形成的習慣嗎?以后會嘗試長篇寫作嗎?
 
  韓松落:對,紙質媒體,對專欄字數是有限定的,有的甚至 到在50個字上下浮動,所以我也形成了這樣一種寫作模式。新媒體時代,這種限制就少多了,寫多寫少,由自己。我也能夠適應。
 
  現在就已經在寫長篇小說了。
 
  新浪讀書:您之前說過,您準備放棄專欄的寫作,將重心放到一直想做的寫作里去,寫小說。如今的進程是?
 
  韓松落:在寫一些適合影視改編和有游戲思維的小說,有言情和推理,更多是幻想類。
 
  “現在是閱讀的黃金時代”
 
  新浪讀書:生在70年代,身上貼著“70后”作家的標簽,外界稱,從純文化的演進來說,70后是稍顯頹勢的一代。您如何看待“70后”作家身上所顯露出的這些特征?
 
  韓松落:70后也是夾縫里的一代,不說別的,光是為了買房子,就不得不耗費許多時間和精力,而70前和85后,很少考慮這類的問題。
 
  也正是因為這樣,在70后最好的年代里,他們都在做別的事,都有失去的十年。但70后的這種特性,也決定了他們有更多的生活閱歷,我在70后作家的作品里,可以看到很豐富的生活場景,但在85后乃至90后那里,生活場景就非常單調了。
 
  新浪讀書:有人說,60后代表著傳統文學權力,80后代表著寫作的商業化,70后處在一個過渡階段。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?
 
  韓松落:界限似乎并沒有這么清晰,如果都用商業化程度來考量,就會發現,50后60后的作家,也有屬于他們時代的商業化的考慮,從寫作到出版,也有清晰的商業計劃,他們并不是自絕于商業化的。直到現在,他們的作品一樣在參與時代,也照樣有很好的出版收益,賈平凹畢淑敏的書,都賣得很好,有些出版社,靠出出老作家的散文選,就能過得很好了。
 
  而且,60后作家里,也有很成熟的類型小說,例如《苦界》,放到今天,也照樣是成熟的IP。而在8090后作家里,也有很嚴肅的創作。所以,不能單純用代際來區分。代際差異是一個巨大的謊言。
 
  新浪讀書:在自媒體時代,寫作成為每個人的權利,文章質量也是好壞混雜。您也在鼓勵大家用文字記錄下自己的故事。新媒體時代是否為許多寫作者,或者懷有寫作夢想的人,提供了捷徑?
 
  韓松落:沒有捷徑。
 
  新浪讀書:如今,閱讀似乎成為一件很難靜下心來進行的事。碎片化、淺閱讀是常態,您對此有什么話想對年輕人說?
 
  韓松落:碎片化閱讀淺閱讀,都是閱讀,只要肯讀。我反而覺得,現在是一個閱讀的黃金時代,大家有更多的時間、金錢、精力去閱讀了,更方便,也有強烈的動機了。在我們的少年時代,即便想讀書,又能去哪里找書呢?那些被人不斷神話的時代,例如民國,例如唐宋,我相信他們遇到的閱讀困難,比我們少年時代還多。而現在顯然不是這樣。

   投稿郵箱:chuanbeiol@163.com   詳情請訪問川北在線:http://www.wmrenh.com/

川北在線-川北全搜索版權與免責聲明
①凡注明"來源:XXX(非在線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②本站所載之信息僅為網民提供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,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,本站信息接受廣大網民的監督、投訴、批評。
③本站轉載純粹出于為網民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本站不原創、不存儲視頻,所有視頻均分享自其他視頻分享網站,如涉及到您的版權問題,請與本網聯系,我站將及時進行刪除處理。



圖庫
合作媒體
辣媽營
法律顧問:ITLAW-莊毅雄律師
亚洲A级片